火狐体育|官网

主页
火狐体育|官网

火狐体育电竞新闻

更新时间:2021-07-03 21:56点击:

  先是多年悬而未决“电竞入亚”,在2020年底正式通过了,文旅部最新发布的《“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中也提到“要促进电子竞技与游戏游艺行业融合发展”。

  在可预见的短期未来中,2021年《英雄联盟》在深圳举办S11总决赛,2022年入选杭州亚运会的电竞项目,这些重头戏都将会给电竞行业带来更高的大众关注度和社会影响力。同时在国家政策方面,十四五规划的促进引导,也加快了地方城市对电竞相关从业单位的扶持。

  因此,电竞行业在国内接下来两三年内的形势,可以说是一片大好。赛事运营、直播陪练、营销宣传、周边产品、城市旅游、营养康复、教育培训等领域,只要是与电竞相关就会有巨大的商业潜力,而实际上新一轮资本热潮也确实在去年疫情期间就启动了。

  正如每一个朝阳行业飞速发展的背后,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局部环节不平衡的问题。以前被从业者反复念叨的头部项目垄断、电竞项目寿命隐忧等自然不用多说,如今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跟不上行业发展速度的相关问题。

  今天要说的,就是大力推动战队俱乐部在各个城市设置主场,即当前电竞行业最重视的“地域化”战略布局。

  2017年是个很重要的年份,这一年《英雄联盟》S7总决赛在中国四个城市举办,并有两支中国战队获得四强的好成绩。这对于当时国内电竞行业而言,起到了良好的催化作用,让大众、资本以及政府等各方看到电竞这个朝阳行业所迸发出的巨大能量。

  在这一背景下,LPL作为中国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赛事组织,顺势加快“电竞行业体育化、大众化、地域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让电竞获得更正面的、更庞大的受众以及更丰厚的收益。

  地域化指的是像成熟发达的欧洲足球联赛、美国职业篮球等热门赛事那样,电竞俱乐部也拥有自己的主场城市,并在经济与文化方面进行深度绑定,成为一张“城市名片”。休斯顿火箭、洛杉矶湖人、皇家马德里、拜仁慕尼黑等球队,就是大众经常能在不同信息渠道接收到的此类名片。

  而且与传统体育的商业赛事不同,电子竞技的天生属性又刚好与互联网创新、流量热点、服务型经济、国际化等众多关键词挂钩,这又与近年来“大力发展城市文化品牌与产业经济建设”的国家政策非常契合。所以积极推动地域化,就成为电竞行业一项非常重要且迫切的工作。

  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则是,地域化的进程赶不上电竞行业的发展速度。以最热门最成功的《英雄联盟》赛事LPL为例,拥有赛事席位的战队俱乐部,从2017年的12支发展到2021年的17支。

  在这不到5年时间,LPL多出了5支职业战队,但拥有主场的战队却只有5支左右。之所以用“左右”这个词,是因为LPL战队随时会因为战绩与资本的原因改名换老板。比如Snake战队被李宁收购后改名LNG,主场由重庆迁往苏州;又比如原主场设立在武汉的eStar,LOL分部被能兴集团收购后更名为Ultra Prime,主场也告别了武汉。

  主场的迁徙对于原城市政府和当地粉丝来说,自然是个不小的打击。不过好在主场设立时间不长,要是像足球篮球那样一个队动则有几十上百年历史,迁主场绝对引起社会问题。此外重庆和武汉还有《王者荣耀》KPL赛事的战队主场,也或多或少起到了缓冲作用,不然当地的电竞场馆设施和工作人员就彻底悲剧了。

  上海能成为占据全国大半电竞行业资源的“电竞之都”,主要还是在于几点不经意的因素碰巧凑在一起:

  2. 举办国际化赛事,北京虽然在00年代拥有更优渥的赞助商、媒体等资源,但在赛事报备审核、国外人员入境方面更加严格,导致流程便捷快速的上海更受青睐;

  3. 作为ChinaJoy的举办城市,以及“经济中心”、“国际化大都市”等文化名片,上海在举办全球级赛事方面的经验能力与对外形象上,也领先于一二线电竞城市(广州、西安、成都等);

  4. 10年代初《英雄联盟》的快速崛起,带动了电竞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恰好国内《英雄联盟》的品牌负责人金亦波作为上海人,就是从上海本地的娱乐媒体、明星艺人开始着手推动LOL品牌的大众化;

  5. 自2013年LPL、WPC等赛事体系的建立,大量比赛举办场地都是在江浙沪地区,所以为了方便选手的日常训练与休息,越来越战队俱乐部将基地选在了上海以及周边地区。

  天南地北的电竞战队开始往上海汇集,也吸引来了更多的相关从业者前来,最终在上海大宁商圈附近的灵石路附近逐渐形成了一个电竞集群,承包了国内每年超过一半的各类电竞赛事。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竞生态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竞80%以上的公司、俱乐部、明星都集中在上海,从上游厂商到中游赛事、制作公司以及下游的俱乐部、直播平台,上海多年以来已经拥有了完善的电竞产业集群。

  上海电竞规模的超饱和自然也引起了各方重视,可以说地域化战略的推动,也有很大部分原因是考虑为上海分流,让各个战队俱乐部能够与更多地方政府和企业达成合作。

  但现实情况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地域化的推动进程追不上电竞行业的发展速度。加上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线下比赛的锐减和赞助商的撤离,让很多原本就不盈利的俱乐部雪上加霜。据电竞从业者也是明星主播的张大仙所言,《王者荣耀》KPL赛事在2020年只有重庆QG战队盈利,而QG老板则公开坦言俱乐部受疫情陷入困境,“局面最多再支撑一年”。

  此外还需要重视的一点是,电竞行业近年来被各主流媒体和平台结构夸大宣传,从行业人才缺口20-200万,到当地平均工资1-3倍,诸多信息也误导了大量热爱电竞的年轻学生的就业志愿。

  而真正在电竞行业基层做执行的从业者,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风光。知乎上就有一位从外地到上海从事相关工作的年轻人坦言“从事这一行业三年多,五险一金扣完,到手不到4800块钱”,而他还不是同期同事中薪资最低的。

  在电竞之都上海入行三年,收入水平不仅低于二线城市的传统行业,还因为长期加班落下病根。这种电竞行业基层从业者的现状,在城市自然不会比上海更理想。与此同时,近两年陆续进入电竞行业的应届生也普遍表示,除一线大厂的电竞部门,大多数电竞公司起始薪资并不高。

  电竞行业的地域化发展阻碍之一就在于当地专业人才的空缺,火狐体育然而二线城市收入不及一线城市,电竞行业收入不如传统行业和游戏行业,这就导致电竞地域化的进程很有可能与电竞行业本身拉开越来越大的差距。

  地域化的理想蓝图是美好的,但电竞行业目前在国内还处于“快速却不平衡”的发展阶段。如何打造一个有朝气、让年轻从业者看到上升空间的朝阳产业,这对于游戏厂商、俱乐部、地方政府乃至各家媒体而言,依然需要严肃且稳健的思考与实践——至少遍地高薪和到处缺人的流言该消停了。

推荐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